參考消息網11月24日報道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11月21日發表題為《在中國,成功有賴於掌握一套不同的細節》的文章,作者為美國拍賣系統公司首席執行官德布·韋登哈默。文章內容如下:
  你穿什麼、怎麼講話甚至怎麼站著都體現你的形象。在中國,這都不是真正重要的細節——對外國人尤其如此。
  跟我拍賣公司的銷售經理坐下來研究我們準備給一大群競爭對手發佈的報告時,現實無情地讓我意識到這一點。通常說來,這種討論都是發佈報告前幾分鐘進行的,但我的經理希望過一遍我的講稿,確保不會透露公司機密或戰略。我常常發現,中國雇員認為他們的西方老闆不明白其他中國人有多聰明,他們想要保護我們,以免我們太過天真。
  討論持續了幾小時,癥結在於一點。經理反對我跟大家分享一個常見商業問題的解決辦法:在我們這行人人都遇到過這個問題。他堅持認為,承認問題會被視作承認自己的弱點,而告訴對手我們如何解決問題將被視為失去競爭優勢。他警告說,如此坦率地討論這個問題會使我顯得愚蠢。
  如果在美國準備跟同行交流,這些問題我連想都不會想。我會直接跟大家分享。但在中國,人們總是擔心公開討論一個問題可能對你或他人造成負面印象,破壞聲譽。仔細梳理你的字句有時候令人泄氣和疲憊,但很必要。
  那個問題解決之後——我聽取了雇員的建議,沒有說我們的解決辦法——我們接下來給講稿潤色。這意味著再過一遍你的語句,確保它們富有詩意並表現出一定的博學以吸引中國聽眾。有趣的故事沒問題,但如果講話人很滑稽或者太簡單直接,那可能被視為沒腦子。你的話需要直觀生動且淵博深刻,就像婚禮上的祝酒詞。
  弄好講稿,我就該穿什麼正裝征求銷售經理的意見,這簡直相當於時裝展。考慮的對象包括三套衣服,我傾向於綠色的那套。我的雇員提醒我說,綠色可能暗示妻子出軌。這跟我的情況似乎沒多大關係,但卻導致一場廣泛的討論,有關我是該穿裙子、西裝加褲子還是更傳統的套裝——或許我該突出自己,試圖“顯出美國味兒”?
  最後,據認定,我的綠套裝其實更偏向黃綠色,所以沒問題。
  我最喜歡的預備討論包括對拍照時的提醒。我認為,正面拍照往往是最沒有吸引力的方式。但是,在中國,跟政府官員拍照時,我得到的指導是正對鏡頭,確保兩隻腳在一條直線上,別笑得太過。
  這與美國的拍照風格相悖,但遵守這條規定可能意味著你的照片擺在這位官員辦公室的顯著位置,不遵守則可能意味著照片太隨意而不便展示。
  我母親告訴我,隨時都要以最好的面貌和狀態示人,因為你不知道可能有誰在看。這對於在美國做生意是很好的建議,對於在中國做生意更是金玉良言。
  
  【延伸閱讀】美軍前雇員向中國女友泄密獲刑 曾受忠貞調查
  參考消息網9月19日報道 據路透社9月17日報道,美國一名前軍方承包商雇員當天在夏威夷被判7年以上監禁,因為他向中國女友泄露國防機密,並且在自家非法保留大量機密文件。
  報道說,現年60歲的本傑明·畢曉普是一位退役陸軍中校,曾被派到夏威夷瓦胡島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工作。今年3月,他承認了自己的間諜罪行,並同意與調查人員合作以免遭其他指控。
  當局說,作為司令部總部的服役人員,以及後來作為一位該司令部的文職承包商雇員,畢曉普接受過接觸最高機密的忠貞調查。
  報道稱,他承認向未授權人員傳達機密國防情報的罪名。2012年,他曾通過電子郵件透露有關美韓聯合訓練和策劃會議的機密情報。
  電子郵件接收者是一名27歲的中國女子,她是以J1簽證(交流訪問簽證)居住在美國的一名研究生,是畢曉普的女友,而聯邦調查人員說他向美國政府隱瞞了這種關係。
  報道稱,聯邦調查局在去年就該案提交的書面證詞中說,這兩人是在夏威夷的一個國際軍事會議上認識的。
  畢曉普還承認在住所內非法保留機密國防文件,其中包括名為《優化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力態勢》的2014-2018年美軍防務計劃,以及《美國國防部中國戰略》。
  聯邦調查局的書面證詞顯示,畢曉普和這名女子自2011年6月後一直保持戀愛關係,且他在從2012年5月開始的一系列電子郵件和電話中向她透露國防機密,其中包括部署美國戰略核系統和預警雷達系統的計劃等。
  畢曉普承認的兩項罪名最高可令他被判20年監禁。最終,他被判處7年零3個月監禁,此後還要接受3年監控。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停靠新加坡樟宜海軍基地的美“密歇根”號巡航導彈核潛艇(資料圖)
  (2014-09-19 11:20:36)
  
  【延伸閱讀】外媒:中國工會就雇員維權向德國取經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一名工人在生產線上忙碌。新華社發
  參考消息網9月12日報道 外媒稱,為加強雇員在企業中的權益,中華全國總工會與德國工會開展了更緊密的交流。中國人計劃向德國同行學習,加強工會在企業中的地位,使之具有規範和節制的作用。
  德國《世界報》網站9月10日發表題為《當德工聯幫助中國工會》的文章稱,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中國政府首要在意的是為投資者提供便利。投資者在中國依托低廉的勞動力成本建廠,並由此創造了中國的出口奇跡。但雇員的權益經常受到侵犯,政府則容忍企業這麼做。中華全國總工會當時亦然,因為它受控於中國政府。
  文章說,但現在,中華全國總工會獲得了一項正式任務,即加強雇員在企業中的權益,總工會法律工作部部長郭軍為此訪問柏林。中德兩國工會開展交流多年,而現在交流變得更緊密和更常態化。
  郭軍帶來了15人的代表團。中國人計劃向德國同行學習——而德國人也想向中國人學習。上周舉行的第二屆德中工會論壇將整整一周時間都花在瞭如何在企業中代表雇員的利益上。
  報道稱,與中國工會合作是有爭議的,因為中國不許建立自由工會。德國工會聯合會(德工聯)主席霍夫曼如此解釋與中國合作的原因:“我們要將在政治和經濟層面上的緊密合作擴展到工會領域。”
  報道認為,中國人致力於加強雇員權益則是因為騷亂越來越多。混亂的罷工活動一再發生,這令幹部們不安。
  據稱,罷工原因往往是欠薪、加班和雇主不為雇員繳納社保。
  罷工在中國雖然未被明令禁止,但也沒有被規定為合法。而中華全國總工會雖然有超過2.8億會員,在企業里卻勢單力薄。因此,罷工往往終結於一片混亂之中。
  現在,國家要加強工會在企業中的地位,使之具有規範和節制的作用。郭軍坦承,這個角色對中華全國總工會來說還很新。他說:“從前我們只有政治角色,現在我們也有經濟角色。”
  加強企業雇員權益會令勞動力成本增加,而中國願意承受這點。郭軍說,雇員獲得更多權益或許會提高勞動力成本,但勞動生產率也會提高,而這會改善競爭力。
  (2014-09-12 12:20:00)
  
  【延伸閱讀】調查:怕丟飯碗 英國四成雇員不敢透露工作壓力
  中新網10月8日電 據英國媒體7日報道,最新調查顯示,過去一年英國五分之二的雇員壓力很大或有憂郁症,卻不敢告訴老闆。
  有相當多的雇員因為擔心影響就業,沒有把自己面對的精神問題告訴雇主。
  保險公司“生命之友”對2000位成年人開展的調查還發現,超過四分之一的人表示,他們請過至少一天病假,謊稱身體不適,而不敢告訴真相是精神健康有問題。
  最常見導致精神緊張的原因是超額工作量,其次是對缺乏管理的無可奈何,以及超長工作時間。
  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說,如果他們向上級報告自己的壓力和焦慮,他們的事業前途肯定會受到影響。
  調查報告還稱,年青一代雇員更可能患上憂郁症,或者精神焦慮緊張。
  生命之友保險公司總裁安迪•布里格斯說,這些數字所顯示的這種沉默文化很令人擔心,人們在涉及精神健康時都避而不談。
  “我們的研究顯示,在應對職場精神健康問題時還有許多工作要做。焦慮、壓力、憂郁症可以影響我們每一個人。雇員需要獲得幫助和支持,這樣他們才不會覺得軟弱和缺乏工作動力。”
  (2014-10-08 16:48:20)
  
  【延伸閱讀】日本充分就業為何未讓雇員受益美股行情中心:獨家提供全美股行業板塊、盤前盤後、ETF、權證實時行情
  日本勞動力市場正在上演一些奇怪的事情。目前失業率為3.7%。最近,失業率最低曾降至3.5%,一些經濟學家認為這幾乎稱得上完全就業。(失業率上升只是因為以前那些就業意願喪失者正涌入勞動大軍。)
  人口狀況助推了這種趨勢,生於嬰兒潮時期的退休人員數量現在超過了開始就業的千禧一代。現在每100個求職者有110個工作崗位可選擇,這是20年來的最佳比率。在一些行業(包括卡車駕駛和醫療),雇主無論如何都招不到人。建築工地工頭嚴重短缺,因為建築公司在加班加點,重建被海嘯摧毀的海岸,以及為東京2020年奧運會做準備。今年夏季,由於無法雇到足夠多的員工,一家專營牛肉飯的連鎖餐廳被迫將其約2000家門店關閉了十分之一。
  你原本會認為,薪資因此會瘋狂上漲。不幸的是,對於日本而言,你錯了。企業正賺著創紀錄的利潤,日本政府一直追著要求它們分享成果。一些企業適度上調了薪資,但不足以跟上通脹的速度,由於貨幣刺激以及消費稅上調3個百分點,日本物價一直在上漲。
  可能勞動力市場的緊張最終在產生影響。今年7月,正式員工的現金收入大增2.6%,為17年來最高。但很多是以現金獎金的形式發放,而非讓員工獲得長久信心的基本工資。
  日本薪資似乎不會對一般的市場壓力做出回應。為什麼呢?這一難題植根於勞動力市場的結構變化。與普遍看法相反,日本的勞動力大軍特別靈活。除了受到保護的終身工作者(這在當今已是相當罕見了),近40%的勞動者都非常靈活。他們從事薪資較低的工作,領取時薪。福利幾乎不存在。對於多數此類勞動者(有時被稱為無產階級)而言,失業近在咫尺。
  當然,日本很難說是唯一一個就業市場出現這種兩極分化的國家。在技術和外國廉價勞動力隨時可充當替補的情況下,從事非技術或半技術工作所能要求的薪資自然較低。然而在日本,事實證明這是一個尤其棘手的問題。要讓通貨再膨脹發生作用,薪資必須開始與通脹同步上漲。但勞動力中的散工現象正在讓這個過程短路。另外,屬於無產階級的人們更不可能結婚和生育子女。如果日本要解決其人口問題,它必須解決這個勞動力問題。
  日本可以採取何種措施?至少有3項措施。首先是縮窄受到過度保護的固定員工和沒有得到充分保護的非固定員工之間的差距。慶應義塾大學(Keio University)的川本明(Akira Kawamoto)指出,嬌慣某一部分勞動者不太符合日本的利益。他表示,絕對的就業安全會扼殺冒險行為,而這種冒險是日本現在亟需的。但僅僅讓固定員工的生活變得不那麼安逸,可能不會帶來任何好處。
  如果擴大日本總需求是目標的話,那麼日本應大舉改善臨時工的薪資和工作條件。重要的是,日本應讓他們更容易轉入固定工作,並讓所有類型的員工更自由地在企業間跳槽。一個開放且流動的勞動力市場將有利於催生更多創意,並將資源配置到具有生產效率的經濟領域。
  其次,移民政策需要更為大膽。確實,允許大量外國勞動者進入可能會對薪資構成下行壓力,至少一開始會如此。然而,有一些工作是日本人不願意從事的。例如,如果引入外國人為兒童和老人提供價格實惠的看護服務,那麼這可能會讓日本女性解放出來去從事更有成就感的職業。
  這就要談到第三項措施。空前數量的女性正涌入勞動大軍。近65%的年齡在15歲至65歲之間的女性在工作,為自1968年有記錄以來最高。
  這裡存在一個難題。其中大部分工作要麼薪資不高,要麼為兼職工作,或者兩者兼具。太多企業仍然將男人視為主要雇佣勞動者:較為年輕的女性是為了充當“花瓶”,而年紀較大的女性則去做那些臟活累活。如果日本要進步的話,這種態度需要改變。
  立法可以起到一定幫助。一項簡單的措施是稅收立法。目前,戶主(通常為男性)可以為妻子申請贍養免稅,只要妻子的年收入不足1萬美元。給予家庭中第二賺錢者中性稅收待遇,將消除這種抑制工作積極性的因素,從而鼓勵已婚女性從事全職工作。如果男性不喜歡,他們可以獃在家裡照顧孩子。
  (來源:FT中文網譯者:梁艷裳)
  (2014-09-17 07:30:04)  (原標題:美媒評述:在華做買賣要註重“不同的細節”)
創作者介紹

耆英饑饉

udujkooyok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